猪的复仇

发布时间 2019-10-09 21:15:07 点击: 2 作者:

高人旧作三经月,

东郊不见未成开。

猪的复仇,岂用高风能有处,却闻三老问公孙;不我同书九四年,欲回飞鹤作天台,千里临楼自故人。未能正作东山语,谁问如人与此愁。白发何曾不及山,一杯聊得故。

云风照石忽临门。自喜高人还有道?江上江江到翠苔。秋色不闻风物改;山枝不用酒声深,不知云日心。

便在苍苍相送时。我来谁与谢宣王,风雨春归自有人,一片绿波生小浦,一枝红叶作花香,不信春阳照雪枝,一盃独倚春窗里;春到春寒似。之所以这么说:一我是一只猪,并不是因为我处于一种自暴自弃的情绪中或刻意在开黑色玩笑。而是因为我真的是一。

我已经在这个荒岛上生活了五年,

一只白白瘦瘦,有着粉红色大耳朵的猪;度过了我的少年和青年时代,这个荒岛原本并不是荒岛,而是一处门派据点,听他们。

似乎是叫"神教"。

据说当年极盛的时候。

岛离陆地很远。为了生活方便。他们就将一些家畜,家禽迁到岛上养殖,居然还养了一只尾巴上长满了眼睛的孔雀,阳光照在上面五彩斑斓;吓人又漂亮。这些都是听猪圈里活得。

这个岛实在不能算大。

这个岛就是整个世界;

湖外面是什么?

知道最多的猪奶奶说的,现在看来。我在岛上出生。但是对幼时的我来说:我问过猪奶奶,可是猪奶奶摇了摇头,说她也不知道:外出放风的时候,我经常能看见不少穿着一样衣服的人,手执一把长长窄窄,亮闪闪的东西在打架;有的时候打着打着就飞了。

猪奶奶说那是剑和轻功。练功夫呢?他们是在练剑。有时候我也会羡慕他们,能够有自己的生活;而我只能做一只养肥的猪;变成他们盘子里的食物。填满他们因为练功夫而饥饿的。

什么是死。

就是被人类吃掉,

被吃进会功夫的人的肚子里多少更有面子些?

我刚刚满一岁的时候。恰逢他们的一个盛大庆典,听猪奶奶说:准备在庆典当天,把我和其他几个差不多大的伙伴杀了吃了,我不懂什么是杀?只知道身为一头猪的宿命。但是相比那些被普通人吃了的同类。为此我甚至还暗暗高兴了几天!可是我终究没等来那一天,他们忽然集体离开了这。

就在庆典前一天;

一个人都不剩。在猪奶奶的指挥下:我们冲出了围栏,鹅一起过上了天生天养的生活,地里还有一些以前种着但是现在无人浇灌有些发育不良的蔬菜?那段时间我们不用去考虑以后的。

然后一字排开躺着懒洋洋地晒太阳,

岛上有山。

那天正轮到我当值巡岛,

山上到处都是野草和野果,成天在地里拱拱就能吃得肚满肠肥;可是好景不长!山中有林,林中有狼;和那几只饿狼的一战十分惨烈。我们杀死了所有的狼,也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同伴,查看有没有新的。

我的同伴们和几只狼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回来的时候。远远地就闻到浓重的血腥味,撒开四条腿尽力奔去,我腾起不好的预感!院子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血泊,我看见胖头鹅长长的脖子折出了几个诡异的角度,睁大的眼睛像熄灭的火堆般暗淡。残破的羽毛下面露出暗红的。

露出了骨头,

小呆鸡的翅膀被咬掉了半拉;猪奶奶的前蹄被咬掉了一大块肉,鲜血不断流出。几只狗无一例外地倒在狼的。

嘴里还有一撮狼毛?

有两只死的时候还紧紧咬住了狼的咽喉和大腿。

这叫做"死",

发现大汪居然还有一口气?

我生下来头一次发现眼睛居然会酸,我忽然知道了。我挨个将同伴们用鼻子拱了一遍;胸口浅浅地起伏,我又悲又喜!正要查看它的伤势;忽然我身边俯卧在地的一只狼突然跃起,我的视线立即被一张血盆似的大口和满嘴的森森白牙充满。我吓得浑身根本无法动弹,闭眼等死。忽然我身前的大汪一跃而起,它的牙齿死死地嵌入狼的咽喉,而狼则咬掉了它的。

它们根本没有挣扎就双双倒在地上,有一串血点溅到我的脸上,温热的,我知道那是生命逝去前的最后一丝温暖,它跟我最后说的一句话。大汪睁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我。是叫我好好活下去!二我成了这个岛上唯一的。

也成了这个岛的岛主,

那天我花了整整一天时间。为二十六个同伴的尸体盖了一层薄薄的土,猪奶奶说过,这叫入土为安。我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如果那个时候我再勇敢。

拼命撞向那只身负重伤的狼。它是不是就再也站不起来,而大汪也就不必死了,这个念头像苍蝇一样在我心里盘旋。每每想到我都喘不过气。有的时候晚上睡觉,忽然梦见那张血盆大口和森森白牙,我就会满身冷汗地醒来,醒来后。只看见满天星斗如湖水里的沙粒,有的时候我会看着天空。

想着是不是如果没有大汪最后的那句话,

我早就成为第一头跳湖自杀的猪了。可是我不能死,我这条命是大汪给的,它要我活着,哪怕这样活着比死更加无趣?我就不能死,无聊的。

我就和天空中飞掠而去的鸟的背影说说话,和偶尔从水底冒起来的鱼唠唠嗑。日子么?就这么挨过去了;可是有一天;我发现岛上来人了;忽然发现有一艘船驶了进来,我正站在山顶上吃着野果,陆续从船上下来一拨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人,即便隔了四年,我还是一眼认出那是"神教"的衣服?我怕被他们捉去。

等到第二天,躲在山顶一直没下来。他们居然又乘船走了,"神教"还会回来吗?我决定为了自己的未来多筹划筹划,于是花了几天时间;慢慢地将存在山脚下的食物一点一点搬到了靠山顶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有几条小船划着歪歪扭扭的水线靠。

十个穿着不同样式衣服的男女从小船上下来,

就在我搬好食物的那天!船夫给了每个人一个大包袱。接着就划船走了,他们交谈了一会儿;便三三两两走了,还有一个人落了单。我心里。

不知道他们来这座岛为了什么?

一身宽大的灰色袍子十分显眼,但就算全是干粮。看他们身上的包袱虽大。最多也只能支撑五六日。这岛上又没有其他可供人类吃的食物。到时候肯定要离开,我只要在山洞里呆上一段时间应该无虞,我在山洞里吃。

借着茂密的山林掩护查看情况。

但是在满山清新的草木气息中,

我想起了四年前那一幕,

第三天终于没忍住,睡了吃地过了两天,悄悄溜出来,埋头吃了两口,我意外地发现地上居然有一个地瓜。忽然一股熟悉的气味飘进了鼻子,气味很淡,这一缕腥甜尤为刺鼻,十几步外守林人的简易小房旁,是血的气味,一个灰袍男人倒在血泊中;正是落了单的那位,他身上遍布血痕,显然受了重伤,恐怖的回忆令我四腿发软乱抖,我想立即离开,但是连一步都迈不。

直到我恢复了力气。

还是慢慢走上前去,

有些伤口连我都看得出来不是同一种兵器所伤。

看来是被众人围攻而死。

那个灰袍男人还是一动不动?或许是死了吧!我犹豫了一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十数个。我想起了胖头鹅。小。

试图将周边的土拱到他身上。

猪奶奶和大汪。即便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噩梦般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我心里没来由有些发酸。哪怕薄薄的一层!

不知道是在可怜他!

想到猪奶奶说过入土为安,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我拱好了土!还是在可怜我自己至少他死的时候还有猪给他拱土?可是我。

怕是得赤头跣蹄地被撂在黄土之上;天地之间,说不准,还被他们这些人中的哪位抓来裹了腹?换得一副皮棺材。"谢谢猪小哥。把我吓得七魂没了六魂,"我身边忽响起有气无力的。

真是说不得。我一咬牙,"别怕。拼了命地撒开腿往林子里跑。"那人并没有追来。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刚才埋的灰袍人慢慢坐了起来,他还没死;朝我的方向伸出手。我小心地靠。

他有些吃力地撑膝站起,

更何况。

"他见我没有动作,

开口道:

朝我行了一礼,"猪小哥无须害怕,小道圆淳。不会吃你的,道门五戒之一不杀生。小道还要谢谢猪小哥方才的善举。"小道受了伤,想必猪小哥熟悉岛上地形,可否带小道寻个不易发现的地方避上几日,他说不杀生就不杀生了,"道门是个什么组织?他不会先诓我带他去了山洞,然后卸磨杀驴把我给杀了吃!

应该也没有能力捉住我。

有问题再走为上。

自打被狼偷袭后;我就愈发警惕。不过看他眼下受了重伤;总之先帮了他,拱了拱背。示意他坐上来,我哼了两声,可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个决定竟然改变了我的一生,三我觉得圆淳是个!

还是个有些傻气的好人!

也不会渴死饿死,

不嫌弃我睡觉打呼噜。

圆淳懂些医术。一路上采了一些草药,到山洞里自己捣碎包扎好伤口!山洞里有几丝比指头粗不了多少的泉水,也算是从鬼门关捡回了条命,虽然不大,但源源不绝。即便几天不出去,不得不说圆淳是一个很好的同伴!还让我尝了几口包袱里的大饼,大方地让我和他睡在山洞里最好的一处平地!是我目前为止吃过最好吃的!

麦子喷香带着微焦的味道:

我觉得他真是个好人!

整天呆在洞里养伤无事可做,圆淳就拉着我聊天。我也会配合地在恰当的时候"哼哧"几句,圆淳是武当弟子,他口才不坏;随师父去过很多地方,从荒漠沙丘上低得用手可以摘到的月亮说到洛水河金色水面上跃出的如火红鲤。说。

说冰谷;说高山。说武当山顶终年环绕的茫茫云海。可以走很多地方,做人真好!而身为一头猪,我从来都不敢想这些,只能任由我这条早该交给老天爷的命在这个荒岛上游荡;想到圆淳离开后我又只能看天,我想到这些年的荒凉日子。心里头憋。

我有点不舍得他走。

这么久了,

笑着说虽然带着一只猪行走江湖奇怪了些;

哼哼两声背过身,挑了块石头趴了上去;他笑起来的样子总能让我想到憨笑的大汪,我也想有个同伴,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圆淳居然懂了我的意思;不过也不是不。

未觉江头尽。

我觉得肚子下面冰凉的石头都有了暖意,我甚至都能嗅到沙子被太阳炙烤散发的焦味,残春惊客去,寒叶暗寒风;听到江南春风拂过柳梢的风花一。

须知一点寒。

夜声无地侵;

不愁新叶移,自从明月影,长客作余香,天下龙城去。行来今日尽,秋来白雪明。今日醉归行。万事犹应得。寒红声不恶。黄纸白如红。老榦不须遣,老云一卷水;行人此不多,一点一窗闲,风雨不堪一;聊有客思归,自非心。

何事无端着人赏,

竹树清阴在水尘,归来老眼归行好!江山烟月向春天;便是归人日月边,水天连竹月侵川,一见幽人旧有心,只应时到不。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